Insert title here
中国文明网总站   
 

中国文明网福州站 > 文明讲坛

洪塘古渡·初见
发表时间:2016-11-30 来源: 福州文明网

  我曾以为,渡口留在了旧时光里。钢筋水泥的都市也许已没有渡口,有的只是集装箱堆叠、机器轰鸣的码头。

  我在冬天的一个下午,到达洪塘古渡。不见熙熙攘攘,却有静静生机。闯入我眼帘的是,一株古树、一座浮雕长廊、三两游人,江中有渡船一艘、古寺一座。在乌龙江水波轻柔的拍打中,岸边缓缓露出一方石刻,上书“流水不腐”。

  古渡无言,我站在常青的古树下。午后阳光,透过遒劲的枝桠和油亮的树叶,被切割成细碎光斑。当我抬起头来,直视弱化之后的阳光,双目仍然被刺得发酸,天空此刻显得朦胧遥远起来。我的耳边,仿佛响起那首初唐流传至今的歌谣,“月光光,照池塘,骑竹马,过洪塘,洪塘水深不得渡,娘子撑船来接郎”……据专家考证,洪塘渡口自古以来便是疍民的谋生场所,他们用毛竹制成竹排打渔,用小木船载人运货。跨越一千多年时光的歌谣,今天听来依旧琅琅上口、亲切动人,而洪塘渡口上疍民朴实勤劳的品德、相互扶持的真挚感情蕴藏在字里行间。

  洪塘古渡形成的年份似无确切记录。但在过去山路难行、江面广阔的情况下,渡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作为进福州上京城的必经之地,洪塘古渡的繁华可想而知。洪塘文风兴盛,名人辈出,旧有“文儒之乡”的美誉。据专家统计,明、清两朝科举考试中,常有洪塘学子金榜题名。成书于民国的《闽江金山志》记载:“洪塘前朝人物之盛为吾闽之冠而最彪炳者。”这样的辉煌更给古渡增添了书韵墨香。古渡无言,上演过多少悲欢离合,它从不曾开口诉说。也许有人行色匆匆,为生计奔忙往返,也许有人步履悠闲,赏风景佳句频出;也许有人意气风发,由此处扬帆起航;也许还有咿呀声起,儒林戏在渡口上演;也许还有叫卖声起,渡口兴旺带动集市发展……

  古渡无言,千年岁月倥偬而过,如今三环公路车流如织,洪塘大桥横跨两岸。曾经沸腾渡口的喧嚣已听不到,“舟楫千百”的盛景已不复见,洪塘学子等待的身影也消失在风里。但总有一些东西留了下来,留在古渡隐约残留的墨香里,留在洪塘“赛龙舟”“逢甲普度”的风俗里,留在文人墨客的诗词里,留在泛黄的史书方志里,留在口耳相传的民间故事里,留在血脉相连的精神传承里。

  当我望向古渡旁的浮雕长廊时,一种感动不由在心头升起。这座浮雕长廊,色彩斑斓形象生动,由洪塘乡民集资筹建,将洪塘历代名人及周边胜境,雕塑成像。这些胜境别有风味,一个个耳熟能详的人名更是牢牢吸引住我的目光,明万历年间科举状元、礼部尚书、三朝谏官翁正春,明嘉靖年间七省经略、兵部尚书张经,明按察使、礼部尚书、诗人、闽剧儒林班始祖、石仓园主人曹学佺……我感动于他们“清

  廉爱民”“抗击倭寇”“爱国尽节”等数之不尽的事迹,我感动于他们九死不悔、矢志不移的高尚气节。这样的浮雕长廊,让我看到当代人对知识、历史的无声尊重,对爱国、忠勇、廉洁等精神的坚定信仰和默默坚持。或许,这种尊重、信仰和坚持才是民族延续的根本。这也是古渡在摆渡的现实功用以外,所发挥的别样作用。

  古渡无言,乌龙江浩荡东流。“逝者如斯”,一千年前的乌龙江是否与此刻别无二致?微风吹拂,江面皱起细小的波纹,阳光自由地点撒跳跃。因受光的多寡、光线折射角度的差异,江水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淡黄、浅金、浅紫、轻红、朱红、浅碧、深绿、青蓝,好似天公无意间打翻了调色盘……水波粼粼中,光影交错变化,颜色瞬息万变,显示出奇异的美感,犹如一江幻梦,这是古渡的盛典。

  暮色四合中,我登上了渡船,往江中金山寺而去。金山寺始建于宋代,是福建唯一的水中寺,它或许称不上雄奇神伟,但绝对是佳景天成。江岸与金山寺相距不过数十米,有麻绳相连。船行不需用浆,只见艄公立船头、拽麻绳,双手交替用力渡船悠悠前行,水波荡漾依稀是世俗与神仙境界的分野。烟波渺渺,江面升腾的如烟雾气也许是自然给予信佛之人的精神慰藉。禅音袅袅,我想为人向善则是佛祖给予芸芸众生的启示。在金山寺静坐,它的建立、衰败、复兴又是

  另外一个值得探索的漫长故事,回望岸边,我突然无比庆幸,古渡有金山寺为伴,终究不孤独。

  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不会改变,渡口依江而生,又曾渡过多少人,存在的时间久了,就成了古渡。当然,你也可以任其荒废。或者无人料理长满荒草,或者填江为陆了无踪迹,只有偶然经过的人才知道“这儿曾是一处古渡”,如此终归是一种遗憾。“野渡无人舟自横”另有一番野趣,但可能也是因为“野渡”并不承载太多。中断是一种漫不经心的随意,维持却要付出更大的心力。生活需要仪式感,生活也需要一方天地让人去铭记历史,去壮怀激烈,去反思现在。何其有幸,我到达洪塘古渡,遇见了这一方天地。

  天色已晚。离开古渡前,我在浮雕长廊下见到一位带着孩子的母亲。她告诉我,依托优美的自然风景和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这里已经建立起“洪塘渡口廉政文化园”,建议我还可以走走“思廉路”看看“廉明灯”“警世钟”。我想,我定会再次抵达洪塘古渡,去静静沉思去细细品味。可以带上史书,从洪塘古渡开始寻访名人足迹。或者什么也不带,携着自己的心去接受洗礼。在古渡的时间并不需要太长,已足够让我休憩。古渡生机,有这样的一方天地,多朴素多美好。(福州市邮政管理局 缪丹琳)

(责任编辑: 黄友燕)
文明之我见_福州文明网
Insert title here
地方文明网
主办单位:福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福州市邮政局科研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