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中国文明网总站   
 

中国文明网福州站 > 文明讲坛

南沙回忆|赤瓜礁上的敢死队长
发表时间:2020-04-13 来源: 福州文明网

杜祥厚(左)与战友胡卫国战斗后归舰

  在欢庆建国40周年的天安门城楼观礼台上,有一个胸佩红花,身高一米八五的黑大个。

  他就是海军驻舟山某部“鹰潭”舰反潜班长杜祥厚。

  在南沙“3·14”海战登礁驱敌作战中,他带领战士冲杀在最前面,与越军展开了殊死的搏斗,拔掉了插在我赤瓜礁上的越旗,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了共和国的神圣和尊严,战友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赤瓜礁的“敢死队长”。

  1988年2月16日,是农历大年三十,舟山某军港彩灯高挂,彩旗飘扬,雪花霏霏,为节日的军港增添了几分飞雪迎春的诗意。正在这普天同庆万家团圆的时刻,“鹰潭”舰突然接到紧急备航,赶赴南沙的命令。

  2月25日上午9时,由“鹰潭”号等四艘战舰组成的导弹护卫舰编队,犁开万顷波涛浩浩荡荡向南驶去……

  “鹰潭”舰上,同仇乱忾,群情激昂,士气高涨。

  这时,反潜班班长杜祥厚对自己能参加这次战斗更是激动不已。因为他在春节之前,没有回家探亲。当时他接到妻子杨金爱的来信,很想去看看刚刚会叫爸爸的女儿,看看新建的瓦房,但他考虑到班上要求休假的同志很多,便主动把休假名额让给了班上比他更需要回家探亲的同志。现在想来,他感到自己做得很对,感到庆幸。于是他又拿出了妻子的那封来信,轻轻地读了起来

  “……女儿长得很可爱,已经会喊爸爸了,整天要自个儿学步,我又怕她跌着,真拿她没办法。三间新瓦房已盖得差不多了,就差房门还未装好,希望你能回来一同做好扫尾工作,好让一家子搬到新屋里过个团圆年……”

531舰值更官彭柳枝瞭望海区

  “起立!”一声响亮的口令,把杜祥厚从与妻子对话的梦幻中拉回到了现实。随舰的第一战术群政委赵同库下舱看望大家来了。赵政委走到杜祥厚的跟前亲切地问道:

  “小杜在看谁的信啦?”

  “我老婆前几天写来的信。”

  “家里都好吗?”

  “好!”

  “小杜会使用轻武器吗?”

  “会!”

  “会使用机枪吗?”

  “以前也弄过。”其实,杜祥厚没打过机枪,但他想:这玩艺不会太难。

  “好!到时候有登礁的任务你要上。”

  “没问题!”杜祥厚回答得干脆利索。

  赵政委刚走,战士张清、薛卫忠、刘凤玉、邹龙舞、邵飞就把杜班长围住了。

  “班长,到时候带我们一起去吧。”

  “如果领导让我组阁的话,可以考虑,但到时要绝对听我的,否则一枪崩了你!”杜祥厚对着新战士邹龙舞作了个打手枪的手势。大伙都笑了,都说“谁不听话,就崩谁。”

531舰指挥员展示缴获的越南国旗

  一天早晨,杜祥厚忽然从远望镜里发现了一座海市蜃楼般的景观。

  哦,这是永暑礁上的高脚屋,是共和国在南沙主权的象征。一股暖流在杜祥厚的心河里奔腾。他心中在呐喊:“南沙,您的儿子来了!”他注视着离脚屋上飘扬的五星红旗,一种为共和国站岗放哨的责任感与自豪感油然而生。

  “鹰潭”舰在南沙巡逻,遇到了接连七天的大风,浪花从驾驶台上飞过,单舷摇摆40多度,值班人员为了能坚守岗位,只好用背包带将身体和装备捆在一起。炊事班想烧一顿快餐面送上战位,水一下锅就被掀得一干二净,两天没有做成一顿饭……

  可是,祖国是战士心中的“长城”,每天,不管风浪多大,太阳多狠毒,他们忍饥挨饿都要用高倍望远镜细细地打量着岛礁,从前他们觉得祖国很抽象,很模糊,而今天变得清晰具体了。他们看到了南沙的每一块礁石,每一朵浪花,每一条游鱼,看到高脚屋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就等于看到了祖国。真是望尽天涯路,最亲是祖国。

  舰艇在南中国海驰骋了10多天,巡逻经过的岛屿,除南沙本岛太平岛驻守着中国台湾海军外,其余露出水面的岛屿全被越南等国非法强占。尽管近40年的岁月里,中国政府一再发表主权声明,要求越南等国从侵占的中国岛礁中撤兵,但越南等国无视我国的正义立场,不断派兵侵占我南沙岛礁。而且出动舰船、飞机对我国在南沙建站施工、巡逻考察的舰船进行骚扰,有的国家竟然明目张胆地在我南沙海域掠夺石油。

  目睹这一切,杜祥厚和战士们气得有些憋不住了。他们真想大干一场,把被侵略者强占着的岛礁一个个夺回来。

建成的永暑礁盘

  3月13日,涌动了lO多天的南中国海渐渐平静下来,水兵们的脸上露出了微笑,饱尝了晕船呕吐滋味的同志们更是兴高采烈高呼万岁;傍晚的天际飘着粉红色的晚霞,海鸥在舷边低翔,飞鱼在浪尖起舞,水兵们为了解除疲劳,有的在舷边钓鱼,有的在下棋打牌,也有的怀抱着吉他哼着《大海啊故乡》,尽情地陶醉在欢乐中。可杜祥厚对这些都毫无兴趣。他自个儿到餐厅里看录像《加里森敢死队》,接连看了十集,他不想睡,他觉得什么都不如看“加里森”痛快。

  3月14日早晨6点30分,“鹰潭”舰抵达赤瓜礁海域与502舰会合。

  赤瓜礁淹没在海水中,只有几块礁石和礁盘南侧一条年代久远的搁浅小木船露出水面。据《资治通鉴》记载这条木船是我国宋代考察九章群礁时留下的。一面五星红旗在搁浅船的上空猎猎翻卷,502舰的5位战士已在礁上坚守了一夜。

  赤瓜礁周围海域,有三艘越南入侵舰船,HQ605号和HQ505号分别在赤瓜礁的东北侧的鬼喊礁和西北侧琼礁附近游弋, HQ604号锚泊在赤瓜礁西侧200米处。6点零5分越HQ604号开始派员抢礁。这时礁上已有40多名荷枪实弹的越军。并通过一只绳索木筏不断向礁上输送武装人员和建筑器材,妄图在礁上建造永久性工事,并在赤瓜礁上升起了两面刺目的越旗

  是可忍.孰不可忍!看到这一切,杜祥厚和战士们摩拳擦掌,强烈要求登礁驱敌。

  这一刻终于来到了,舰代政委(副政委)徐友法立即召集登礁队员到会议室集合,并宣读了登礁领队和队员名单:登礁指挥员副政委王永兵;第一批9人,由副政委王永兵带队;第二批7人,由导水长黄利新带队;第三批9人,由副雷声长陆少峰带队;驾驶小艇2人;共27人。群指政委赵同库做战前动员,强调了登礁驱敌的纪律要求和注意事项,并下达了“登礁驱敌”的命令。

  杜祥厚扛着机枪正准备上小艇,战士胡卫国拦住了他:“班长你带我一起去吧,我不会给你丢脸的!”小胡平时对自己要求不严,组织纪律性比较差,吵架,顶嘴,服装不整,这是常有的事。因此,在舰领导征求杜祥厚意见时,他没让胡卫国参战。这一回,见小胡如此恳切的要求,杜班长又觉得过去低估了小胡,心田泛起了一阵歉意,可现在万不可再伤人家的自尊心了。于是他一巴掌拍在小胡的肩膀上说:“好小子,有种!跟我上!”

  “班长同意了!”小胡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阵获得信任后的激动,热泪达眶而出。

531舰小艇出击

  7点30分登礁队员杜祥厚、张清、薛卫忠等27人,在副政委王永兵同志带领下,分三批乘小艇向岛礁出击,与502舰25名登礁队员会合。由502舰李楚群政委和“鹰潭”舰王永兵副政委统一指挥这次登礁行动。

  赤瓜礁上水深过腰齐胸,深处没顶,海水清澈见底,从水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水下千姿百态的珊瑚丛。

  王副政委命令卫生员方建益把国旗升起来。此时的大海,正在涨潮,国旗的旗杆显得短了些。越军不无恶意地发出一阵阵狞笑,咿咿呀呀地用手指指划划西边的越南本土方向的上空,预示他们的飞机一会儿就能来,好不得意忘形。

  杜祥厚和战友们义愤填膺,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他们紧握着手中的武器,压着扳机的手指冒着热汗。但他们牢记着“坚决不开第一枪”的命令,强压着怒火。

  生命、家庭,一切的个人恩怨都可抛却,但祖国的领土、领海不能丢,这是人民赋予军人的职责。

  方建益把国旗高高地举过头顶。士兵的身躯,国旗的旗杆,方建益他英勇地矗立在大海的波涛中。

  我方忍之又忍,由南海舰队林干事多次对越喊话,劝其马上撤走礁上人员,但越军始终置之不理。

  喊话无效后,我方果断采取措施:拔旗驱敌,逼敌退出!502舰李政委带领5名战士驾小艇割断越军木筏上的绳索,切断越HQ604号往礁上的输送线。“鹰潭”舰王副政委立即进行人员分组,组织拔旗驱敌。杜祥厚和战友们纷纷举手要求第一组上。王副政委冷静地看了看大家,然后下了命令:

  “第一组杜祥厚、张清、薛卫忠,由杜班长负责率先拔旗。第二组黄利新、奚茂林、邵飞,第三组陆少峰、胡卫国、徐建波。每组间隔5米,其余同志成弧形包抄,逼敌撤离!”

侵占赤瓜礁的越军

  杜祥厚把机枪交给了陆少峰,要了一支手枪插在腰间,带领张清、薛卫忠踏着坚硬锋利的礁石,面对着越军的枪口刺刀,大义凛然朝越旗走去。

  50米、30米、20米……杜祥厚和战友们高呼着“拔掉越旗,赶走越军”的口号一步一步向敌人逼近。

  几个越军吓得哆嗦,情不自禁地后退。这时有个当官模样的挥动着手枪大声嚷了起来,退缩的越军又挪回原位。

  10米、5米、3米……杜祥厚、张清、薛卫忠距离敌人越来越近。

  越军的脸上露出了猛兽般的狰狞,他们横过胸前的冲锋枪,拔出腰间铮亮的匕首,摆出了决斗的架势。

  “同志们上!”登礁队指挥员高声喊道。

  杜祥厚一个箭步向前猛扑,左手捏住越南金星旗杆,一声脆响,旗杆折成两断。护旗越军发狂似地用匕首向杜祥厚刺来,杜祥厚敏捷地一闪,越军扑个空,杜祥厚顺势用那铁钳似的右手掐住敌人的脖子,象老鹰抓小鸡似的,将敌人推出2米多远。

  三名护旗越军向杜祥厚扑来,张清、薛卫忠迅速上前迎战,与敌人展开了肉搏。跌入水中的越军,再次向杜祥厚扭打起来。

越604船正在沉没

  就在这时(1988年3月14日8点47分),赤瓜礁上的枪声响了,枪声划破了宁静的海空。礁上越军首先向我开了枪,打伤我登礁队员杨志亮。赤瓜礁碧蓝的海水洒下了第一滴中国士兵的鲜血。

  距岛礁200米处越舰HQ604号用机枪向我礁上人员扫射,用火炮向我舰船攻击,顿时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响成一片。整个赤瓜礁海域硝烟滚滚,水柱连天。

  我人民海军被迫奋起还击。

  枪声一响,杜祥厚立即从腰间拔出手枪将敌人击毙。杜祥厚的手枪子弹很快打完了,心情焦急万分,他高声喊“少峰把机枪给我!”陆少峰飞快地向杜祥厚靠拢,杜祥厚接过机枪,拉拴上膛向敌人扫射……

  炮弹尖叫着,低吼着,发疯般地穿梭着,激起一层层浪花。

  在那水深过腰齐胸的礁盘上作战,没有任何东西可作蔽护,而且人在水中行动缓慢,比陆上作战更为艰难。两军交火不到十分钟,又有不明国籍的机群窜入我赤瓜礁海域上空。我方既要对海作战又要防止空袭,战局异常紧张。但官兵们随时都准备着为共和国贡献一切,越打越勇。

  在我舰船猛烈炮火的还击下,越HQ604号,HQ605号相继沉没,不可一世的满载排水量4100吨大型登陆舰HQ505号舰也烧成了一座“火岛”,挣扎着抢滩搁浅在鬼喊礁上。残存在礁上的十几名越军犹如丧家之犬,哭丧般地嚎叫着降下了另一面越旗,绝望地挑起了一块白衬衫……

  鲜艳的五星红旗在赤瓜礁上空迎风飘扬。国旗下,杜祥厚和战友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千言万语,万语千言,都化作滚滚热泪……

  返航时,杜祥厚又默诵了妻子的来信:

  “……女儿长得很可爱,已经会喊爸了,……三间新瓦房已盖得差不多了……希望你能回来一同做好扫尾工作,好让一家子搬到新屋里过个团圆年 ……”这时他真想飞到妻子的身边,向她道谢,向她报喜,并亲亲可爱的女儿……

参战英模与首长合影(前排左三为杜祥厚)

  1988年3月30日,海军在南海舰队大礼堂召开“3·14”海战庆功授奖大会,参战部队受到了中央军委和海军的通报表彰,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了嘉奖令。502舰、556舰和“鹰潭”舰分别荣立集体二等功和集体三等功。“鹰潭”舰有38名同志荣立战功,其中杜祥厚同志荣立了二等功。

  后来,杜祥厚曾在军内外做过近百场“事迹介绍”,出席过东海舰队党代会,参加过新中国成立40周年国庆观礼,胸前挂满了勋章。有几位和他一起参战过的战友,由志愿兵转了干。有同志对杜祥厚说:“你是‘鹰潭’舰的第一号功臣,怎么也该轮到你呀!”杜班长只是淡淡一笑:“俺没想过这码事。”

2018年海战30周年纪念日,杜祥厚(左)与作者陈可敬战友重逢

30年后战友重逢

30年后战友重逢【中间三位为杜祥厚、王永兵(着便装者)、陈可敬】

  他想,他的天职便是服从,一切的一切都应服从祖国的需要。

(责任编辑: 何 红蓼)
文明之我见_福州文明网
Insert title here
地方文明网
主办单位:福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