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中国文明网总站   
 

中国文明网福州站 > 专题活动 > 家风讲堂第三期 > 2018家文章列表

文明家庭谈家风·郑锦娇家庭
发表时间:2018-08-13 来源: 福州文明网

   

  【人物简介】: 

     郑锦娇,女,1973年,长乐市宏航社区居民。

  【家庭小传】:

  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丈夫陈锦秀在金峰派出所任职期间,工作成绩优异,与群众打成一片,尽管早出晚归,但妻子和儿子理解支持丈夫的工作。不幸的是,2011年,平静的生活被悄然打破,陈锦秀因工作过度劳累,病倒在岗位上,经多番抢救仍成为植物人。从此,生活的重担落在坚强的警嫂肩上,照顾丈夫,抚养孩子,一路走来,不抛弃不放弃。

  【主要事迹】:

  郑锦娇和陈锦秀都是长乐玉田镇人,两人邻村,1994年经人介绍相识,而后相知、相恋、结婚、生子。丈夫的民警身份使得两人在婚后聚少离多,每次周末或节假日,一家人约好要外出游玩,丈夫总会因为突然接到公务而临时取消,久而久之,郑锦娇也就明白了“警嫂”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虽然偶有不满,但每当看到丈夫回家后疲惫的神情,再想到丈夫所做的都是服务群众的好事,那些许不满也就顷刻间融化了。

  丈夫陈锦秀原是金峰镇金峰社区警务区民警,提起他,当地居民没有一个不竖大拇指的,只要能方便群众,为居民多做些实事好事,他自己再辛苦都毫无怨言。领导照顾他身体不好,几次要给他换个轻松的岗位,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他说他喜欢社区的工作,喜欢和老百姓在一起。由于工作成绩突出,2009年,陈锦秀有了自己命名的警务室—陈锦秀警务室,其本人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人民满意责任区民警、优秀警务区民警、福州市优秀人民警察,并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

  昏迷丈夫经抢救后成植物人

  眼看着生活越来越美满,不曾想一个温馨美满的家庭突遭飞来横祸。

  2011年3月22日上午,此前在周末忙着深入群众动员办理二代证工作的陈锦秀已经连续加班两天了,坐在办公桌前的他突然感觉心脏不适、脸色苍白,一起办公的同时立即送他到长乐市第二医院去做检查,经医院诊断,他因为长时间超负荷工作突发心脏病。当时就诊的医生十分惊讶地说:“陈锦秀警官简直不要命了,这种情况他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早该住院治疗了。现在必须立即住院接受手术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心脏有问题,总是说工作忙、社区事情多,等过一阵子再说。”妻子在一旁说着,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3月23日,住进福州协和医院后,陈锦秀同志接受了手术治疗,经过医院专家的精心治疗,病情刚刚稳定,他就嘀咕着社区里二代证的任务还没完成。25日上午,情况突然出现恶化,陈锦秀出现严重昏迷,脑部发现血栓,必须立即接受第二次手术,情况十分危险。医生劝郑锦娇放弃,说即使动了手术也是植物人。但是爱人的生命怎能轻易放弃,郑锦娇坚持动这场手术,她颤抖着双手在医院的手术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在漫长的手术过程中,她只能默默在等候室为丈夫祈福。在忐忑和不安下终于传来了消息,手术成功了。丈夫终于脱离了死亡的威胁,然而还来不及高兴,医生告诉她,现在陈锦秀昏迷不醒,在医学上已经诊断为植物人,醒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生活的打击不期而至,但坚强的信念支撑着她,她相信,丈夫陈锦绣一定会醒过来。

  不离不弃柔肩挑起千斤担

  郑锦娇开始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之路。

  她放弃了事业单位的稳定工作,几乎每天在家寸步不离照顾丈夫,同时挑起伺奉80多岁的婆婆、照顾正读高中儿子的重担。每天清晨,郑锦娇天不亮就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清理丈夫的大小便,给丈夫擦洗身体,帮丈夫换尿布片、喂药。然后给丈夫专门制作“营业餐”,一勺一勺的喂给丈夫吃。等到这些都做好,她才匆忙吃过早饭。此时,已将近上午九点。郑锦娇知道,长期的卧床容易造成肌肉僵硬和萎缩,就特意托人买了按摩类的书籍自学,一有空就一边陪丈夫聊天,一边帮丈夫按摩翻身。面对体重将近70公斤的丈夫,身材娇小的郑锦娇每次都要花费近一个多小时才能完成整套的按摩翻身动作。

  奇迹出现2年后植物人丈夫醒了

  日复一日,郑锦娇坚持了两年多,奇迹终于出现了。

  2013年3月份的一天,陈锦秀醒了。“那天我背着他准备回屋,走到房间门口的一刻,他突然用双手压住门沿不让我将他背进屋,紧接着想去关掉门旁的开关。”郑锦娇回忆,为了帮丈夫恢复意识,瘦弱的郑锦娇每天背着丈夫到客厅的沙发坐着,手把手教丈夫写字。尽管他的手连笔都拿不稳,只能在纸上潦草的划上几画,但在郑锦娇心中从没有放弃二字。

  现在陈锦秀还无法开口说话,左半边身体也动不了,但看着丈夫一天比一天好转,郑锦娇的心里充满了喜悦,没事就守在丈夫床前,像逗小孩一样逗他玩,锻炼丈夫的反应力。

  由于身体免疫系统遭到严重破坏,丈夫时常发生感冒、发烧等等的并发症。细心的郑锦娇经常半夜要醒来两三次,给丈夫摸额头,量体温。遇到高烧不退的情况,她只能挂电话求助亲戚朋友去医院开点退烧药或者请医生前来家里会诊。而她自己,则流着泪,握着丈夫的双手,整夜的守候在丈夫床前,给丈夫讲鼓励的话。

  为丈夫治病的这几年,家里的积蓄全部都花光了。儿子念大学的学费,老母亲的赡养费,丈夫的医药费,家庭的基本生活开支,全靠亲戚朋友资助或者向朋友借钱,日子举步维艰,她托人揽了些手工活回家做,既可贴补家用,又可照顾丈夫。现在她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丈夫有一天能够重新站起来。

(责任编辑: 何红蓼)
Insert title here
地方文明网
主办单位:福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